中文网站      English
Head of Division
  MORE
Prof. Can Li
Prof. Can Li has been working on both fundamental and applied
research in catalysis and making efforts to reveal the essent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catalytic performance and catalyst structure, and try to understand catalysis at various ……
News
  MORE
Upcoming events

科学家孙家栋:无纪律任何事都办不成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5-04-08     返回首页

中新网4月1日电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今日刊登访谈《著名科学家孙家栋:“没有纪律任何事情都办不成”》。著名航天技术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孙家栋表示,入党就是为人民的事业奉献自己的力量。纪律不仅是高压线,甚至可以说是生命线,没有纪律任何事情都办不成。要做到忠诚、干净、担当,一是热爱事业,二是要无私。

  《著名科学家孙家栋:“没有纪律任何事情都办不成”》全文如下:

  “纪律不仅是高压线,甚至可以说是生命线”

  问:您虽已86岁高龄,但脚步从未停歇、工作从未间断,仍然奋战在航天一线。您3月30日还在西昌卫星发射基地,现场观看了第17颗北斗导航卫星的发射。请问每次重要的发射您都一定要到现场吗?

  孙家栋:是啊。搞航天真正要体会到实际情况,还是必须到现场,你自己亲眼看一看,动手摸一摸,这和光听人家给你讲性质不一样。这个作风也是老一辈一直传承下来的。当年钱学森先生带我们搞第一个火箭,搞第一颗卫星,他都是带领我们到发射场。有时候出现故障一天两天都不睡觉,他都陪着我们一块在现场。1970年,我们第一颗卫星发射的时候,周恩来总理就提出非常严格的要求,四句话: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

  按过去的一般习惯,我主管的时候我是每次都到的。发射频率最高的时候一年发射6颗卫星,每颗卫星都要去三次,有时每年要去西昌卫星发射基地近20次。

  国家给你任务主管这件事情,到执行任务的时候那是绝对要亲临现场。有的时候确实很顺利,待了三天,队伍已经很熟练了。有的时候出现一些情况,当然处理也是靠大家,但是你牵头的人在这里,要主导大家尽快处理,那个时候时间不饶人,安排得非常紧,开始的时候是以天计算、以小时计算、以分计算,最后以秒计算。

  国家的发展对航天的期望非常大。为了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我感觉航天人都是这样的,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国家需要你办些事情,都是积极、认真地按照国家的要求共同来努力。我们很多航天人,像钱学森先生从自身做起,一直到他高龄临终的时候,都在不断地为航天事业的发展贡献力量,给我做出了非常好的榜样。

  问:您现在还担任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总设计师吗?您为什么说中国人必须要有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

  孙家栋:今年春节前吧,我不再担任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总设计师了。因为工作任务确实比较重,尤其是北斗也是分几个阶段发展,最后正式建成共有30多颗卫星,计划到2020年实现全球覆盖,所以还有一段时间。到2020年我都91岁了,考虑到培养队伍和整个事业的发展,我的申请得到了领导的批准,现在选了一位年富力强的同志。

  已经有美国的GPS,但是为什么我们还一定要搞北斗,它不是个单纯的经济问题。设想一下,假设我们自己不搞,就不用讲别的,如果停一天信号,全国上千万汽车的导航仪器就无法使用,对人们的精神和心理的影响都会很大,何况其他的问题,如物流等等。所以我们的北斗,有自己独立自主的一套东西,就是我们航天讲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我们经济社会发展本身的需要就是我们最大的目的。

  问:您怎样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强调的,领导干部要守纪律、讲规矩?

  孙家栋:航天事业纪律是非常非常严格。这个千军万马办的事情都得按照大家协调好的办,要求你明天早上8点钟产品交到,10点钟交到就影响全局两个小时。纪律不仅是高压线,甚至可以说是生命线。所以在航天系统,几十年来,纪律是非常清楚、非常严格的。在真正的执行任务过程中,没有纪律是办不成事情的。所以我从这个角度讲,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没有纪律任何事情都办不成。现在强调法治,强调纪律,对今后的建设确实非常重要。

  “要做到忠诚、干净、担当,我觉得有两条,第一是对事业的热爱,第二是无私”

  问:今天说起导弹核武器、东方红一号卫星、嫦娥卫星、北斗导航,每一个中国人依然会倍感自豪。回顾您几十年的工作经历,个人的每次选择都和时代同步,都是从国家的需要出发。请您谈谈个人成长与国家需要的关系。

  孙家栋:用老百姓的话来讲,我是幸运儿,进入哈尔滨工业大学以后一直是在党的教育下培养起来的。1951年到苏联茹科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学习时,看到了莫斯科战后才几年就恢复得很好,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为我们国家建设奉献自己。

  1958年回来后由飞机专业转向导弹研究,隔行隔得比较远。但是作为青年学生来讲有这么一个好的机会,确实感受到国家对你的重视、对你的爱护和培养,心情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怎么样奉献自己的一切力量,都要把国家的事业搞好。那时,我们大院刚开始修,冬天房子没修完,窗户上挂着草帘子。就那样的生活,大家一点怨言没有。那时经常加班加点,干到凌晨3点钟、4点钟天亮了,确实一心一意就是扑在这个事业上。

  到1967年领导调我去搞卫星。2004年,我75岁时,安排我去搞嫦娥卫星。嫦娥搞成了,有记者曾经问我,这么难办的一件事您这么大岁数还接受这个任务。我确实从心里也没想过,打成了什么影响,打坏了什么影响,确实就是想要办成这一件事。

  问:您每一次转型都是重新开始,所以本身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孙家栋:对我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激励,还是要一步一步往前干。给我的任务,我就坚持,自始至终能搞出个成果,不能半途而废。总结自己经验,确实有这么几件事,在我们国家发展过程中都是非常迫切的需要,都是你要拿出实实在在的成果,要做好。所以从第一颗卫星到气象卫星,每一颗卫星都是完完整整地把任务搞成了,有结论了才结束;甚至从搞火箭到搞卫星的过程也一样,完全发射成了,也可以交给别人了,才调去搞卫星。

  我自己回想,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走的是一条非常明确的独立自主道路,同时也是稳扎稳打按照中国的国情、按照国家发展的需要一步一步发展起来,所以在中央的正确领导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走到今天。能有今天这个成果,我认为首先是中央的英明决策,当然也要包含航天人的努力和全社会的支持。

  问:一代又一代航天人远离繁华埋首耕耘,奉献了青春和热血,铸就了伟大的航天精神,不仅激励着航天人拼搏奋进,也成为了我们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您是怎样理解航天精神及其现实意义?

  孙家栋:航天精神内涵很多,但是合到一块来说,真正的起步还是“两弹一星”精神。我自己体会,航天精神的核心是热爱国家、热爱民族,热爱我们的航天事业。所以对中国的航天事业来讲,爱国爱民不是抽象的,就是把航天事业搞好,有一股给中华民族争光的志气。在苏联学习过程中,我们中国留学生学习成绩最好,这确实不是夸口,那真是日日夜夜地学习,就是一个目的,回去奉献自己力量。第二就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钱学森先生当年那句话:“外国人能干的,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干”,一直激励着我们。第三就是大力协同、勇于登攀。真正干事情光有精神不行,还要有一套办法。真正的力量源泉、智慧源泉来源于大力协同群策群力。那时搞好大力协同有这样一句话:热爱这个事业再加上技术民主。大家讨论技术问题,谁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技术上有不同的观点大家认真研究,这样的话集思广益,最后有个决策。技术决策也是很重要,为国家的事业要敢于担当,敢于负责。

  问:习近平总书记对党员干部提出了忠诚、干净、担当的要求,您是如何理解的?

  孙家栋:要做到忠诚、干净、担当,我觉得有两条,第一是对事业的热爱,第二是无私。有了这两条就能把工作做得很好,应该你办的事情认真去办,就可以做到。如果有私心杂念,搞形象工程,当然就很难做到了。

  “入党就是为人民的事业奉献自己的力量”

  问:您是1956年在苏联留学期间入的党,到明年党龄就60年了,请您回忆一下您当时入党时的情景。您对共产党员是如何的理解?

  孙家栋:当时入党思想上很简单,就是为人民的事业奉献自己的力量。

  党员就应该如同入党宣誓的誓言: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当然随着社会主义的发展,以及对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我们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也在不断提升,这确实要有一个过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讲,共产党员要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坚定信仰者和忠实践行者。作为一个普通党员,我是搞技术的,联系自己的实际,联系国家当前的发展,就是为国家富强、人民的生活提升来做好自己的工作。

  1957年11月17日,毛主席在莫斯科接见中国留学生时,我在现场聆听了讲话。我看得很清楚,听得也很清楚,受的教育非常深。主席的期望,你们是8、9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所以作为国家建设者来讲,我们应该努力学习,把你自己的工作搞好,最终的目的就是强国,也就是现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第一个词:富强,强国富民。作为科学技术工作者来讲,应当在这方面做出自己的贡献。

  问:您这一生当中也遇到了不少的挫折和失败,您是如何面对的?

  孙家栋:科学的事情一点虚不得,必须求真务实,老老实实,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办错了就是办错了,就要好好的总结。1974年第一颗返回式卫星打坏了,上天20秒掉下来了。冰天雪地,同志们几天几夜在大沙漠里头拿筛子筛,找火箭爆炸以后的残骸,完了以后对到一块去分析故障怎么产生的。最后把问题搞清楚了,是一根导线内部断裂了。这个故障是一个具体的技术问题,但使我受到了很大的教益。总结了经验和教训,不仅仅指导我们那个时期的工作,同时也是航天事业非常宝贵的财富。

  还有一类问题,就是改革开放初期,一些大学生进来以后,不到半年就发现,航天系统里待遇太低,和一些进入外企的同学相比,收入差得太厉害了。那个时候,一些外企就直接开着大轿车挂上大牌子,在我们的一些研究院门口招人。“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说的就是这个时期。现在这一切已经成为过去。今天,对航天领域的大多数年轻人来讲,他生活只要能过得去,对这个事业的成就感和为国家做贡献的思想意识还是非常强的。

  “党的建设,我觉得现在习近平总书记做得很好,首先抓反腐”

  问:作为一名老党员,您对今天党的建设有何期待?

  孙家栋:党的建设,我觉得现在习近平总书记做得很好,首先抓反腐。现在社会发展到这样一个阶段,这件事情确实是非常大的。抓好反腐倡廉,党员干部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使我们的国家不断发展壮大,实现中国梦。我自己理解作为航天人来讲,就是为国家的强盛,民族的富裕来做自己的贡献。

  问:您如何看待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

  孙家栋:进一步反腐败,非常重要!非常重要!全党上下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坚决纠正“四风”,绝对是变化很大,感受也确实比较深。我感觉大家都是为事业,认为实现中国梦是非常有希望的,经过一段努力以后会实现。

  “做人最重要是谦虚谨慎,老老实实,奉公守法;做事情做科学研究要严肃认真,求真务实”

  问: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春节团拜会上强调,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您怎样看待家风?

  孙家栋:我家从父亲以上辈辈都是农民,朴实的农民。我最近看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印象很深,非常真实。一代代就讲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父亲是我们家族第一代进城工作的,当教师。教师这个职业也是育人。父亲对我的影响,最主要的就是教育我好好做人,好好做事。做人最重要是谦虚谨慎,老老实实,奉公守法;做事情做科学研究要严肃认真,求真务实。所以我对自己的子女,说实在的也没什么明确的家规条条,就是长辈的言传身教,做好人把事情办好。

  问:您说“我这一生与星星结下了不解之缘,我最大心愿就是造一辈子中国星。”请谈谈您心中的中国梦?

  孙家栋:从航天人来讲,就是希望我们中国航天事业从小到大,从无到有,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航天大国,甚至航天好国,就是产品好和大、多,希望经过下一代年轻人的共同努力,实现中国的航天强国梦。航天强了,我们宇宙安全就更可靠了,地面的经济建设就能得到更大的支持,能更好地实现国强民富,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问:请您为广大党员领导干部题写一段寄语。

  孙家栋:牢记使命和责任,为强国之路保驾护航。(采访整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景延安 鲍爽)

  嘉宾简介:

  孙家栋:1929年4月生于辽宁,是我国著名航天技术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探月工程高级顾问、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工程原总设计师,我国卫星事业和深空探测事业的开拓者,参与创造了中国航天史上多个第一。历任七机部五院(现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副院长、院长,七机部总工程师,航天部副部长,航空航天部副部长。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高级技术顾问。1999年荣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10年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采访札记:

  一位人民科学家的情怀

  景延安

  3月30日晚,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在庆祝第17颗北斗导航卫星成功发射的人群中,有一位老人的身影。东方红一号卫星、嫦娥卫星、北斗导航,这些“中国奇迹”、“国家标识”的背后都有他艰辛的付出。

  耄耋之年,孙家栋仍然奔走在发射场,一年要穿破几双布鞋。

  我们面前这位功勋卓著的科学家,笑容可掬、敏捷睿智,丝毫看不出已是86岁的老人。

  钱学森曾这样评价孙家栋:“您是在中国航天事业发展历程中成长起来的优秀科学家,也是中国航天事业的见证人。”孙家栋65岁时,担任了北斗导航试验卫星工程总设计师;75岁时,担任了绕月探测工程总设计师;83岁时,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参加并指导北斗第16颗导航应用卫星发射任务,至此北斗区域性卫星组网建设圆满完成。时间在孙家栋身上仿佛停止了,他始终保持在“青春状态”,同事们说:“他坐在那里,就是无形的支持”。

  7年学飞机,40多年放卫星,75岁高龄时又担起总设计师的重担。孙家栋几次关键的人生转折,都听从了祖国的召唤。

  孙家栋是最年轻的“两弹一星”元勋,也是最年老的卫星工程总设计师,创造了我国航天史上的多项第一:领导研制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第一颗返回式卫星、第一颗静止轨道试验通信卫星。1970年,“东方红一号”开启中国太空时代,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能够自主研制并发射卫星的国家。消息传来,短时间内,天安门广场就挤满了激动万分的人群;2007年,“嫦娥一号”迈出中国深空征程,中华民族终于圆了千年奔月的梦想。而他,只是平淡一句:“国家需要,我就去做。”

  面对赫赫功勋,孙家栋始终保持低调,从不居功自傲。在两个多小时的对话中,孙家栋多次谈到航天是集体的事业,他个人的贡献微不足道。他说自己:“仅仅是航天人中很平常的一个”。

  “几十年的实践证明,最先进的武器是买不来的,军工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航天尖端产品也是买不来的。我们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航天技术。”孙家栋说。在以钱学森、任新民、屠守锷、黄纬禄、梁守槃等为代表的科学家和一批身经百战的老革命带领下,第一代航天人开启了中国航天的艰辛探索之路,孕育了伟大的航天精神,此后这一精神代代传承。这位当年钱学森先生“十分欣赏的一位年轻人”,如今也在践行钱老做一位人民科学家的庄严承诺。孙家栋说,钱老给我做出了非常好的榜样,我也要像他那样,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祖国的航天事业。

  孙家栋平时就爱听两个字:“正常”。但“正常”背后,对“质量就是航天生命”的认识,是用几十年的血泪经验换来的。在航天发展困难时期,孙家栋收到一位老大妈的信:“我是卖茶鸡蛋的,听说你们搞航天的这么困难,我愿意把这几年卖茶鸡蛋挣的钱支援你。”孙家栋看得直想掉眼泪。经过几代航天人的努力,今天中国航天人取得的成就又令多少国人热泪盈眶。而这一切在孙家栋看来,都是源于对信仰的坚持、对国家和事业的热爱。

  尽管孙家栋一贯淡泊名利,但是党和国家、人民没有忘记他,不仅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授予了他,同时将一颗小行星命名为“孙家栋星”。

  谈到心中的航天梦,孙家栋坚定而自信:“让中国航天的触角能够伸向更加遥远的太空”“航天强了我们宇宙安全就更可靠了,地面的经济建设就能得到更大的支持,更能很好实现国强民富,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2009年,在孙家栋80华诞之际,他收到当时健在的钱学森先生的贺信。钱老说“共和国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我为您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希望您今后要保重身体,健康生活,做一名百岁航天老人”。采访结束之际,我们也向孙老表达了我们的真诚祝愿:愿他这颗中国星永远闪亮!

  (原标题:科学家孙家栋:无纪律任何事都办不成)